黑龙江新增俄罗斯输入25例 新增无症状感染者86例


不过在几分钟后,面对记者的追问,特朗普又有些“软化”,他告诉记者他正在“调查此事”(looking into it),并承认目前全球大流行“可能不是”(maybe not)冻结世卫组织资金的最佳时机。

但世卫组织建议,这些限制“应该是短期的,与公共卫生风险成比例,并随着情况的发展定期重新考虑”。

其实早在今年2月,正值全世界共同抗疫的关键时刻,美国白宫却在向国会提交的2021财年联邦政府预算报告中,提出将对外援助资金大幅削减21%,包括大幅削减提供给世卫组织的经费和全球卫生项目拨款,削减幅度分别达53%和35%。但美国媒体CNBC认为,在目前疫情全球大流行的情况下,国会不大可能批准如此大幅的预算削减。

另据人民网消息,世界卫生组织网站显示,截至今年2月29日,美国仍然拖欠2019年世卫组织会费,拖欠比例超过70%。美国还应在今年1月1日前缴纳总额约1.2亿美元的2020年会费,但至今分文未付。在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因新冠肺炎病情恶化而转入重症监护病房后,美国总统特朗普称已联系制药公司为约翰逊提供帮助。不过,约翰逊的发言人婉拒了特朗普的提议。

约翰逊的发言人还表示,感谢收到的“所有温暖的祝福”。在约翰逊转入重症监护病房后,美国、法国、德国、意大利、西班牙、爱尔兰、澳大利亚与日本等多国领导人以及英国反对党工党领导人纷纷表示慰问并祝愿他早日康复,许多英国人也在网络上表达了对约翰逊的祝福。

随着疫情开始在美国国内扩散,政府没能对病毒进行大规模检测才是其早期应对措施中最受批评的方面。此外,特朗普还一直试图淡化病毒的威胁。

“总的来说,有证据表明,在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期间限制人员和物品的流动,在大多数情况下是无效的”,这些措施可能会“中断所需的援助和技术支持”,并“扰乱业务”。

“政客”新闻网毫不客气地指出,特朗普最初的旅行限制和政府随后的行动都没有让这些限制随着情况的改变而调整。

中新网4月8日据香港文汇网报道,香港保安局在8日回复特区立法会财务委员会的文件中表示,从2019年6月9日至2020年2月29日,香港警队在处理修例风波引发的非法游行聚集和暴力活动的行动中,使用16191粒催泪弹、1880粒海绵弹、10100粒橡胶子弹、2033粒布袋弹、19发实弹。警队还曾使用1491樽胡椒喷剂、107樽催泪水剂,以及约40樽胡椒球。

“他们批评以及不同意我当时的旅行禁令”  视频截图